最近很懶。想寫很多東西卻總是在開始時完全集中不到精神,又發現寫好了的東西會莫名其妙地消失。如果不是一鼓作氣,而且題目已經很熟悉,上一篇應該是不能寫完的。我很想很想寫蕭敬騰、蘇打綠、陳奕迅,還有很多看過的電影,例如COWBOY、奪命金,或是借題發揮,例如《賽德克.巴萊》為什麼在台灣能賣,在香港就不能,加上這些日子聽過的、可以寫故事的東西…

我不知道由何時開始,集中精神去寫作的時間變得愈來愈少。儘管做雜誌每天都是寫稿寫稿,但量也不是很多,只是花心神去構思去劃版去做點新嘗試而已,認真算起來,明明就很多時間。

老了。是唯一的解釋。

如何證明一個人老了,由他是不是還在乎自我形象可以看得出來。我還在乎的,但沒有以往那麼在乎。做個比喻就明了,以前如果搭錯車的話,我會最少等兩三個站才下車,裝作自己真的是要去那個地方,現在呢,當發現搭錯車,會第一時間下車,如果是小巴的話,我甚至可能會問司機,「Sorry,可唔可以唔收我錢?」

以前什麼都要有型,現在什麼都要實用。像買衫,6,200yen一件TEE,我買了四件,同款不同色的,看上去和HK39一件的Uniqlo全棉TEE完全沒有分別,就只因為是古著、是用60年代的古老衣車人手車的,一天可能做不到十件,無論如何洗滌也不會變形,這樣而已。以前我不會的。衣服舊了,著厭了,買新不就好,誰管有沒有感情。

你知道我有多怕能力退化嗎?我是那種,如果患了重病每天要入醫院check住,寧願去死的人;我是那種,對自己和別人都要求很高的人,如果我做到的,我希望朋友都做到;我是那種,揀朋友永遠揀某方面特別出色、比自己更強的人;我是那種不可一世的人,所以我不能比其他人差太多,不能接受自己一無是處。

不能失去的東西,是一把兩面刃。當一個人有了不能失去的東西,他可能會因此更堅強,更有力量,但也可能反而變成了一種制約。就像野獸被困太久是會失去本能的。我只是被制約的後者,既有了不能失去的東西,同時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可怕的野獸,好像事情就是如此理所當然的:我本來就視自己只是一個什麼都與我無關的配角,有天突然有了想珍惜的東西,然後妄想自己能夠有意義地生存在世上………

One thought on “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