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低俗喜劇》以低俗消費低俗

笑能死人

“屌!D竹星妹真係好麻煩!” – 低俗喜劇(2012)

本來我是個彭浩翔的死忠fans,那時他在雜誌的專欄我還有儲起來,然而在《出埃及記》之後,我顯然沒有再對彭導演這麼「迷戀」。就如他自己所寫,他自己是個天才兒童,因此沒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拍什麼。電影反映了他的本性。彭導的「藝術片」往往包著可怕的慢性毒藥,他就是有方法帶領你一步一步進入他的想法,沒錯這該是好的導演應該做的,然而我卻認為他的思想未免有害多過有益--如果他是「王晶」,這樣沒關係,偏偏他是「彭浩翔」,這種高明的潛移默化,就很危險了--你看《春嬌與志明》,愛情只是包裝,男女在真愛與信任之前必先齊齊食過散餐才是真正訊息。

一個大小說家一生永遠只重複著一個故事,有寫小說的人必定深有同感。因此我想一個好導演也是類似的感覺,就像吳宇森離不開英雄浪漫、徐克離不開怪力亂神,而彭浩翔離不開的,就是荒謬與小聰明,就像他的所有電影,都是一個主要怪雞想法再加以延伸。《低俗喜劇》的想法是什麼?表面上,是「你為了電影可以付出幾多」,實際上,當然是「到底有冇人夠膽_騾子_」啦!

《低俗喜劇》很好笑,有好幾場也讓我拍手大笑,但完場之後你的確很難告訴其他人這套電影屬於必看。事實上電影無聊大過實際,但四天收七百萬,你以為是意外嗎?以彭導的智慧自然是預計之內,甚至乎,你如果對彭導愈「有愛」,愈會想像到他的態度大概是如何地高高在上:香港人的品味有何難估?屎尿屁做膽,再加少少咸多多趣就搞掂。挑!你班友咪又係跟住我行,下次用返文偽做主粗口為副,你地一樣會話有深度。

你實在很難想像明明粗口日日聽,甚至明明那些粗口用法也是聽慣聽熟,像英文加廣東話粗口湊成「What 7 u doing」之類的也最少玩了十年實在是老土野,你見杜文澤玩完又玩,還是想笑。結果原來最好笑的,真的就是粗口那麼簡單,而且不必「創新」,只需夠生活,「o那西」與「舐X」、「條女」定「條騾」之錯摸與只有香港人明白的廣東話笑話,其實大家時時玩,但就是連我這種以不聽廣東歌、不看Blockbuster而沾沾自喜的文偽青年也都大笑了。說穿了彭導只不過以低俗消費低俗,何況,《低俗喜劇》劇情再胡鬧也好,彭導的電影節奏總是掌握得極好,不像王晶般拖泥帶水硬要計五分鐘要有幾多個gag,他只是輕輕鬆鬆將一個可以幾分鐘講完的故事,加入Woody Allen招牌式打破第四面牆與觀眾對話,再加很多其實是「真野」的劇情穿插其中(出賣好多人呀),成就了這短短的,精彩、密集而好笑的90分鐘。

雖然人人睇完都講_騾子,但其實最唔好笑又最低俗正正係隻騾。我諗,真正事主應該更加笑唔出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