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一代宗師》逝去的時代

一代宗師:念念不忘,必有回響

“世界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別重逢。" – 一代宗師 (2013)

王家衛今次拍了個可以很多角度的故事,不止是愛情,但目前的公映版(普遍都認為肯定有四小時導演版,但願如此),離不開王家衛式的命題,就是人與人之間的距離、感情受傷害、找自己等等。他在訪問時說,武林有句說話叫「念念不忘,必有回響,留一口氣,點一盞燈」,電影套用了在感情的角度。葉問的妻子叫張永成,話說她每晚都會點一盞燈等葉問回來,這燈就是一念。葉問隻身走到香港,張永成這一盞燈是重要的理由。

這部電影算是「王家衛系列」中除了《藍莓之夜》外最易看懂的。女朋友本以為是《葉問》式的港產片,毫無來由下跟我進場,兩個多小時的戲她竟然沒有睡覺,也沒不斷邊看邊說看不懂,只是靜靜看戲,看完後也只是說了句「原來這是文藝片…」,而不是什麼中伏或很沉悶。對我來說,她是一個很好的指標,連她也覺得ok,就知道這電影相對王家衛的其他電影來說實在是很易入口,不愛王家衛,看了也不會投訴的。

《一代宗師》結構很簡易,格局卻大到無可想像。畫面鏡頭當然仍是靚到超乎想像,金樓的建築、東北的漫天飛雪,過目難忘,但為了說故事,似乎太多角色近鏡講對白,文戲、精句是太多了,看一次無可能消化。令人吃驚的是動作場面,竟然可以比不少賣功夫的電影更為紮實。當年《東邪西毒》的「意識流」過招也許你也念念不忘,但今次卻絕對是玩真的,而且細緻到手掌是向上還是向下也十分考究,多種武術不止有形,還是實實在在。

電影以葉問在佛山如何聲名大噪開始,遇上中華武術會會長宮寶森,由於弟子馬三在佛山傷人,結果葉問代替佛山的門派出面與之約戰,最後葉問嬴了,卻又引出宮寶森的女兒宮二不服,為保宮家未嘗一敗的名聲而和葉問對決。這一戰改變了宮二的一生,注定了她對葉問的念念不忘。

《一代宗師》講的,其實是宮家的故事。「一代宗師」也許是指後來的葉問,電影裡的宗師卻可以是宮寶森、丁連山、宮若梅(宮二)。特別是,王家衛似乎有意無意引導觀眾,葉問只是代宮二去做她永遠做不到的事情。

八卦掌宗師宮寶森說「人活一世,有的成了面子,有的成了裡子。」,在八卦形意門這門派中,他就是面子,但真正的高手其實是裡子的師兄丁連山。丁連山是真有其人,王家衛說,在他煮蛇羹那一場戲,已經透露了不少玄機。這些人代表了一種傳統武林的形象。因此當父親宮寶森被馬三所殺,宮二要找馬三報仇,馬三卻說,一個出嫁婦人,沒資格代表宮家,她就決定要放棄所擁有的一切,推掉婚事、入道、終身不嫁不授徒,為了報仇,也是為了宮家的面子。她取的不是性命,只是一個公道。宮二是宮家的面子,這是一種被時局所迫的選擇,她也只能做明事。

在宮寶森決定出手對付已經投日的首徒馬三時,他說,「老猿掛印,關隘在於回頭」,那時他打出老猿掛印,心中希望對方回頭,自己卻沒有回頭,最終輸了。到宮二再戰馬三,宮二已沒有頭可回,結果毫無保留,老猿掛印敗了馬三,馬三這才知道他不是勝過師父,而是師父留有餘地,這才終於明白那個關隘的巧妙。動作場面,其實一樣有文戲。但此戰之後,宮二也受了嚴重內傷。來到香港後再度遇上葉問,引證了「念念不忘,必有回響。」然而,宮二在那個時候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放棄,能放棄的,只餘下自己。因此她放棄了。在香港,她告訴葉問,「我心裡有過你。」,又說,「我在最好的時候遇到你,是我的運氣。可惜我沒時間了。」她已不能回頭了。說出心底話的同時,她也終於放棄了自己。有過你,就多了一個「過」字。曾經畢竟是曾經。

記得嗎?《東邪西毒》的桃花,在死前說的是這樣的話:「我在最好的時候,我最喜歡的人都不在我身邊。如果能重新開始,那該多好啊。」然後黃藥師將自己那座島叫做桃花島,那裡卻其實沒有桃花樹。兩部電影相隔了十八年,卻有某種絕非偶然的巧合。但這兩個女人,宮二最後一個鏡頭是笑的,桃花最後一個鏡頭卻是痛哭。這種呼應很有意思,也因為王家衛念念不忘,所以顯得這次的宮二更加動人。

宮二在最後回頭望上街頭的武館,淡淡然說「這不就是武林嗎?」,是終於懂得回頭。如果她早點回頭,可能一切都不同了,她也可以帶著笑容在漫天雪地打著那六十四手,而不是選擇忘記。可惜宮二趕不及回去東北,在漫天雪地裡帶著笑容再架那六十四手,葉問最後也趕不及回去那個早已逝去的年代。

宮二:拳不能只有眼前路,沒有身後身。

宮二這個角色太動人了。暫時覺得這部戲的成績不如王家衛以往的作品,但減去一線天、葉問這些「過客」,只看宮二小姐的這段完整戲,卻仍然令人很動容。談什麼演技對白都是多餘的,用心體會,你會發現電影裡每個人都不是自己了,不僅葉問就是葉問,我也忘記了宮二原來叫做章子怡。

說起一線天,應該是全片最摸不著頭腦的地方。由不少預告片看到,其實一線天戲份應不止於此,按照王家衛的拍攝模式,一線天也應該有個完整的故事,如今這樣的剪法,純粹是為集中說宮二,令他也變成過客了。一線天最終最大的作用是對比葉問,他和葉問同樣是宗師,但葉問見到的已是眾生,他則選擇做一代髮型師,兩個人同樣有場雨中以一敵十的武打戲,相對葉問,一線天出手卻是殘暴得多;這當然也是一種文戲武唱;是為了對比葉問的性格,其實八極拳和詠春一樣都是以實用為主,都是務必盡快殺敵,又明顯卻是兩種不同的功夫。

關於《一代宗師》其實還有很多很多,網上也很多相關八卦及解讀,估計也是說不完的,就到此為止吧,等到四小時的版本再說好了--大家都這樣期望。

About these ads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